绝地求生大逃杀> 绝地求生最新资讯 > 绝地吃鸡盒子>绝地求生第一女装大佬,快脱下你的小裙子!

绝地求生第一女装大佬,快脱下你的小裙子!

2018年1月12日09时35分 来源: 绝地吃鸡盒子

  “China.no.1!”


  网吧里,一个胖子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按麦大喊。


  此时距离游戏开始还有一分钟。


  坐在胖子后面的童浩回头看了一眼胖子的电脑屏幕,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胖子叫葛涛,跟童浩同班同学,两人关系一直不咋的,这不,今天放假,童浩来网吧上网,碰巧看到葛涛也在吃鸡,心里就盘算着狙击他一把,等葛涛点匹配的时候他也点了匹配,在小概率中,两人真的匹配到了一起。


  葛涛根本就不知道童浩坐在自己后面,而且随时还能看他屏幕。


  网咖里很吵,各种叫爹骂娘的,而且喊声最大的都是吃鸡玩家。


  坐在童浩身旁的络腮胡大叔按着麦,大声喊着落地三级头!而童浩斜对面的猥琐眼镜男笑嘻嘻的叫嚷着机场卖挂,什么透视自瞄无敌,他没注意到有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正站在他身后一脸阴冷的盯着他。


  童浩心无旁骛,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屏幕。


  这时候,他的耳机里响起了葛涛的喊声:“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不要跟我说什么伏地,什么打冷枪,什么树底下趴着不动,老子吃鸡就一个字:刚!也不要跟我说什么前期避战,你们都得死!一枪在手,天下我有,哪他妈打枪往哪走,老子就是落地拳皇,火眼金睛,耳听八方,见人就怼,让我教教你们这些趴在地上瞎几把玩的大怂比什么叫做钢铁侠!”


  童浩捂着嘴,强忍住笑意。


  没错,他差点笑出了声。


  吃鸡这个游戏他虽然才买了不到一个礼拜,吃鸡次数也就两把,但他总结出一个道理,玩这个游戏,必须苟,当然,最后的决赛圈还要看一点点运气。


  葛涛的放肆言语自然引起了不少玩家的回应。


  其中一个玩家骂道:“艹尼玛的闭嘴,不要跟我说什么钢枪,什么跳机场,什么垂直下落拉俯冲,什么开车绕房转两圈。要什么M4?要什么破狙击,要什么八倍瞎狗眼镜,老子吃鸡就是一个字:苟!伏地猥琐架机枪,药包绷带全塞满,一把霰弹一间房,老子只会全程毒边、死守楼房、墙角阴人、毒中补血、麦田伏地、捡死人箱、让我教教你们这些露出大屁股的死基佬什么叫做全场隐身伏地吃鸡狂魔!”


  “老哥666。”


  “6你妈个比,垃圾猥琐比。”葛涛骂道。


  童浩捏着鼻子说道:“你丫傻嘛,不知道玩游戏猥琐才是王道嘛?”


  “就是就是。”


  “兄弟们!苟到最后,决赛圈见!”


  这时候飞机开始起飞,童浩迅速打开地图,查看航线。


  航线自上往下,从S镇到机场,是一条直线。


  他嘴角微微上翘,暗道这把葛涛肯定会跳机场直接钢枪,毕竟航线直达机场。


  所谓的机场就是地图下面的半岛,全称军事基地(SosnovkaMiliaryBase),机场资源丰富,是吃鸡玩家自古以来必争之地,无数玩家惨死这里,却乐此不疲。


  果不其然,葛涛按着麦喊了一声:“中国人跳机场!”


  很快,有国人玩家回应他了。


  “中国人跳机场!”


  “兄弟们,跳机场!”


  “卢本伟牛逼!”


  “PDD骚猪最牛逼!”


  “艹尼玛的,卢本伟是你爹啊?”


  由于没有国服,国人玩的都是亚服或者其他服,所以游戏里还有很多老外玩家。


  只听一个棒子用蹩脚的中文喊道:“超你妈,chinano2!”


  “去你妈的,chinano1!”


  “法克可瑞儿(韩国)!”


  瞬间,这个棒子遭到了一大群国人玩家的围攻。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葛涛的屏幕,见葛涛跳了,童浩嘴角微微上翘,默默的按下了F,直接跳伞。


  耳边呼啸的风声让他感觉很爽,入眼便是下方的建筑群还有山川海洋。


  他不紧不慢的按着WASD,控制伞的方向。


  瞄了一眼四周,他发现密密麻麻的玩家选择跳机场。


  天空的降落伞好似下饺子一般,全部朝机场落去。


  童浩开始拉动鼠标,将伞移动至高架位置,接着不紧不慢的落在了高架上。


  他的想法是先占领高架,然后再慢慢对付下方C字楼和小工厂的敌人。


  迅速的按动F,他开始搜装备。


  “卧槽,落地98K,可以的。”童浩脸上闪过一丝激动,捡起98K满脸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这时,他眼前一亮,原来正前方的铁架边有一个八倍镜。


  八倍镜配98K,简直就是变态。


  他刚将八倍镜装到98K上,一梭子子弹打在了他旁边的铁架围栏上。


  “砰砰砰!”子弹没有打中童浩,在铁架上迸出点点火花。


  “妈的,敢偷袭老子。”


  童浩迅速的趴了下来,开始寻找敌人的位置。


  不到一秒,他就看到了缩在U型楼下方的敌人。


U型楼这个家伙也是倒霉,偷袭童浩不成功,反被C字楼上面的一个玩家用AKM三枪点死。


  这三枪全部打在了他的脑袋上,用没有防弹头盔的脑袋接子弹,简直就是铁头娃行为。


  “妈的,敢抢老子人头。”童浩嘴上骂了一句,迅速的瞄准了C字楼上的玩家,打开8倍镜锁定了对方的脑袋。


C字楼上的玩家此时正准备跳下去去舔刚刚打死那个铁头娃的包。他没有想到,还没跳下C字楼,耳边便传来一声枪响。


  “砰!”


  没有消音器的98K声音是如此的清脆,子弹穿过了他的1级摩托车头盔,鲜血四溅,下一秒,他变成了一个盒子。


  拿了一血的童浩很是兴奋,移动着狙击枪瞄向了小工厂方向。


  他没有注意到,他后方的小山坡上,一个穿着紫色小马褂的玩家拿着一把AKM正在瞄准他。


  小马褂正是葛涛,这家伙虽然跳的是机场,但在跳的途中没有控制好降落伞,结果荡到了机场对面的山上,落在了山顶的房区,迅速的在房区搜索一番后,除了一个平底锅和一把AKM和60发7.62子弹,什么都没有了。


  葛涛玩这个游戏的时间和童浩差不多,他也是上个礼拜买的游戏,只不过这家伙玩游戏很冲动,特别喜欢骂人,也特别喜欢当铁头娃,见人必干,见空投必舔,空投对别的玩家来说是梦想,对他来说就是让杀人的工具,每次见到空投,他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然后舔完,如果空投被别人舔了,他会守在附近守株待兔,当然,好几次他赶到空投旁时,都被已经舔了空投的玩家杀死。


  见山上房区穷的连把下水道枪都没有,葛涛只好拿着一把AKM,准备杀往机场,对他来说,吃鸡不重要,杀人才是他唯一的乐趣。


这不,刚到山坡中间,就看到了蹲在高架上的童浩。

  可惜的是,葛涛没有高倍镜,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高架上有个人,用机瞄对他来说有些困难,机瞄近距离还是可以的,距离太远特别容易打偏,子弹会飘到他怀疑人生。


  此时他面对两个难题,一,没有高倍镜,用机瞄必须瞬间将对方击毙。二,他处于山坡位置,没有掩体,对方一旦转身,很有可能反杀他。


  葛涛虽然喜欢杀人,但也不是傻白萌新。


  再次看了看四周,确定四周没有其他人,他又一次点着机瞄朝童浩瞄去,他还是想试试能不能成功干掉对方。


  而童浩杀掉了C字楼的那个玩家后,小跑着在高架上搜了一圈,结果只找到了一个二级背包和一级摩托车头盔。


  妈的,这也太穷了吧。


  童浩心里暗骂了一句,再次趴在了高架上。


  这个时候机场已经安静了下来。


  机场就是这样,每次开局跳的玩家多,但经过一两分钟的激烈战斗后,死的大部分都是铁头娃,或者倒霉没捡到枪的,当然大多数都是被外挂玩家杀死的,很多神仙(挂逼)特别喜欢跳机场,每次跳机场都会进行大屠杀。


  童浩很幸运,这把没有在机场碰到开外挂的,不然他现在已经GG了,他很清楚,现在能活在机场里面的都是老阴哔,一个个都苟了起来。


  点开M看了一下地图,童浩嘴上喃喃道:“我靠,天意啊,机场圈。”


  没错,这把安全区刷在了机场,整个半岛包括两座大桥此时都处于安全区范围内,距离刷毒还有一分五十秒。


  自己这把是来狙击葛涛的,也不知道这货死了没。


  想到这,童浩转头看向了葛涛的屏幕。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见葛涛正用AKM瞄自己,他猛的转回头,手忙脚乱的跳下了高架,接着迅速朝C字楼跑去,不等到C字楼,他直接躲在了一残墙后面趴下。


  虽然躲过一劫,但童浩心里觉得有点对不起葛涛,自己窥屏了,窥屏就等于作弊。


  葛涛则一脸懵逼,暗道这孙子怎么跳下去了,难不成发现自己了?


  正准备追过去,他的耳边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


  “卧槽,空投!”葛涛脸上闪过一丝兴奋,转过身又往山上跑去,他看到,空投落在了山的另一边。


  而童浩还贴着墙在做自我反省,他决定,接下来不看葛涛的屏幕了,就直接玩下去,看看后面有没有机会能再次碰到葛涛,到时候再比个高低。


  对于葛涛的人物装扮,他印象深刻,毕竟前两天葛涛把开箱子开到紫色小马褂的事传遍了整个班,就差学校的流浪狗不知道了。


  其实童浩打心底还挺羡慕葛涛那件小马褂的,紫色小马褂这件衣服不怎么好开,属于稀有服饰,在游戏交易市场能卖个好价钱,装扮后在游戏里面还是挺拉风的。


  突兀的,童浩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一开始他以为葛涛追过来了,但仔细一听,发现脚步声是从C字楼传来的。


  脚步声不大,断断续续的,可见对方也很小心。


  童浩换个蹲的姿势,贴着墙开始观察铁架那边,确定葛涛没有追过来,他转身朝c字楼走去。


  猫着腰打开门。


  “吱呀。”


  门打开的那一霎,楼上的脚步声瞬间停止。


  童浩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


  这个游戏每次开门都会有很大的吱呀声或者咯吱声,只要不是聋子玩家,都会迅速的提高警惕。


  童浩没有急着上楼,他将计就计,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在一楼肆意跑动起来,然后开始在每个房间里面搜装备。


C字楼还是很富的,刚进第一个房间,他就发现了一个三级头和二级甲,将摩托车头盔扔掉,他迅速的捡起了三级头又穿上二级甲。


  这个过程中,他的枪口一直对着门边,他担心楼上的家伙没准会直接下来杀他。


C字楼一楼已经被楼上的家伙搜刮过了,童浩只花了三十秒不到时间就将C字楼一楼搜了个遍,结果只捡到一把汤姆逊冲锋枪,倒是看到了几把M4,只不过子弹都被拿走了,而且药品是压根没看到,连个绷带都没有,剩下都是一些下水道装备。


  心里将楼上的家伙诅咒了一遍,他又猫到了楼梯口,静静的等待着,决定守株待兔。


  同时,他有些后悔,后悔刚刚没有去舔自己在高架上杀死那个玩家的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时害怕葛涛追上来,他也不敢舔,自己所处的位置太尴尬,没有掩体很容易被杀死。


  ……


  另一边,C字楼二楼。


  一个全副武装的女性角色趴在第一个房间门口,紧紧的握着手里的S12K霰弹枪。


  相比较童浩,这家伙特别富,三级头三级甲三级包,背上背着一把满配M4,就连手里的S12K都装了倍镜和扩容弹夹外加补偿器。


  这是一位韩国玩家,而且还是一位韩国很有名的主播,名字叫朴娼腩,从游戏内测就玩到现在了,由于高分段外挂太多,这家伙就特地买了个小号来打鱼塘,说简单点就是虐菜,但他没有想到,往往鱼塘,外挂更多。


  朴娼腩心里很疑惑,楼下怎么没动静了?难不成已经走了?但自己没听到出去的脚步声啊,只听到脚步声在楼梯口位置就戛然而止了。


  这可是鱼塘局,自己不能表现的太怂,不然粉丝们会骂自己怂逼思密达的。


  想到这,他起身走到窗户边。


  卡着第三视角看了看外面,没发现异常后,他纵身一跃,跳了下去,随即端着S12K冲向了C字楼门口,他准备来个大反杀。


  ……


  听到楼上脚步声又响了起来,童浩可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接着,他感觉不对劲,脚步声从楼上变成了外面,他能听到那种鞋子踩着草奔跑的沙沙声。


  不好,对方跳窗户了!


  转动鼠标,童浩想也不想,拿着汤姆逊蹲着门就是一顿突突突。


  时间卡的很准,恰好朴娼腩冲了进来。


朴娼腩一脸懵逼,自己还没开枪呢,对方就提前开枪了。

  童浩的汤姆逊是全自动模式,按着不松手就是一顿狂扫,朴娼腩只能用身体接子弹,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朴娼腩怒吼一声,大骂阿西吧,还有各种思密达,接着有开始怒扔鼠标:“挂逼!绝对是挂逼!”而他的直播间粉丝们则都在骂他菜比。


  听到附近语音频道里传来朴娼腩的怒骂生,童浩暗道原来是个棒子,被自己杀了还bb,真是不要脸。


  对于朴娼腩说的其他韩语童浩是一句没听懂,但阿西吧他还是知道意思的,他直接按麦回击道:“傻哔棒子,死了就别bb,跟你爷爷玩阴的,你爷爷玩游戏玩阴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接着,开始舔棒子的包。


  朴娼腩则默默记下了这个叫TongHao666的ID,随即点击举报,举报原因则是作弊。


  举报完,朴娼腩还是有些气不过,又狠狠的一拳打在了键盘上,擦了粉的脸气的有些抽搐。


  他没有想到,在一年后的世界比赛上,他会再一次遇到这个ID。


  当然,这都是后话。


  ……


  同一时间,葛涛成功捡到了空投,抱着一把M24狙击枪趴在山坡的草丛里一动不动,他的东南方向有一个空投箱,正是刚刚他舔的那个空投,他在等,等其他人玩家去舔空投,然后来个守株待兔。


  安全区还有三十秒后会再次缩小,他轻轻转动鼠标,观察四周环境。


  缩了一个圈之后,又过了五分钟,他才发现了两个人,一个趴在他正前方的草丛里一动不动,虽然是最low的伪装方式,但也是绝大数玩家最痛恨的伏地魔。葛涛之所以发现了这个伏地魔,是因为这个伏地魔可能是个新手,竟然背着一个三级背包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背着三级背包在吃鸡里面当伏地魔,只有新手玩家能干的出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三级背包太鼓了,背着趴在草丛里很显眼,草最多能够盖住一级背包和二级包。


  很多吃鸡玩家都有被伏地魔阴死的经历,比如在草丛里走的好好的,突然旁边站起来一个伏地魔对着你就是一梭子,就问怕不怕。


  还有一个玩家蹲在葛涛东南方向的石头后面,露出半个脑袋。


  便在这时,东南方向石头后面突然冲出来一个穿吉利服的家伙,他拿着一把M249,对着石头后面的玩家就是一阵“突突突。”


  葛涛正准备用M24狙击枪打爆石头后面家伙的狗头呢,结果人头被抢了,气的他破口大骂:“我靠你妈,抢老子人头!”最让他气不过的就是对方的吉利服和M249。


  要知道,吉利服和M249只有空投里面才可以获得,空投对很多玩家来说既是梦想也是噩梦,许多玩家为了得到更好的装备做追梦少年,结果惨死在空投旁。


  而吉利服更事吃鸡里的第一伪装神器,穿上这衣服趴在草地或者山地根本就发现不了。吉利服的名字来源于一个叫吉利的苏格兰人,这种衣服一般用于猎人,一件好的吉利服能借助很好的伪装避免被其他人和动物的发现。


  吉利服最早应用于实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苏格兰贵族拉沃特组建了拉沃特侦察兵,他们凭借着吉利服与德军狙击手战斗,吉利服使他们能有效地接近、观察和远距离射击。而英格兰来的士兵则基本上不懂打猎和射击,于是拉沃特人就教会他们怎样伪装和利用光学器材准确地射击和隐蔽地观察德军。


  在一战中,有一些士兵收到了帆布做的吉利服。吉利服的概念在二战中得到普及,甚至有一本手册讲解如何制作吉利服,此时吉利服改名为狙击手服。二战中的德军狙击手很普遍地使用狙击手伪装网来遮蔽面部和上身及光学瞄准镜。美军狙击手直到1980年代才开始正式使用吉利服。如今,专业的狙击手都知道这东西的效果,野战伪装的概念甚至发展出了城市用吉利服,被称为“垃圾装”。


M249是吃鸡里面唯一一把机枪,威力巨大,安装一个红点瞄准镜,压枪扫射简直就是美滋滋,对于敌人来说简直就是死神收割的镰刀。


M249是以比利时FN制造的FNMinimi轻机枪的改良版本,发射5.56×45毫米口径北约标准弹药,在1984年正式成为美军三军制式班用机枪,亦是步兵班中最具持久连射火力的武器,


M249采用气动、气冷原理,枪管可快速更换令机枪手在枪管故障或过热时无须浪费时间修理,护木下前方装有折叠式两脚架以利于部署定点火力支援,亦可对应固定式三脚架及车用射架,M249对应弹链及STANAG弹匣供弹,机枪手在缺乏弹药等紧急情况时可向其他装备M16或M4的士兵借用弹匣来射击。


  曾经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M249都有出现,射程远,弥补杀伤力低,是美军的大杀器。


  葛涛一愣神的功夫,石头后面的玩家就被吉利服用M249爆头了,三级军用头盔在机枪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下一秒,吉利服杀死了石头后面的玩家,又迅速的缩到了石头后,趴在了草丛里,很快,身影消失在了葛涛的视野里。


  毒圈已经开始扩散,葛涛弓着身子,端着枪慢慢的往前移动。


  突兀的,草丛里的伏地魔站了起来,转身拿着手里的M4对着葛涛就是一顿猛扫……


  也不知道是对方枪法菜还是葛涛运气好,眼看葛涛就一丝血了。


  “砰!”


  清脆的狙击声。


  下一秒,那个伏地魔直接被爆头,倒在了地上。


  枪声是从对面的山上传来的,葛涛二话不说,收起枪,撒开手朝山下冲去。


  此时他就一丝血,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跑到一个反斜坡,他迅速趴下,接着开始打药。


  将血打成白条,他又喝了一瓶止痛药。

  此时还有十四人存活。


  “妈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这把老子肯定能吃鸡。”葛涛狠狠的转动了一下鼠标,嘴上激动道。


方向刚转到后面,一个大大平底锅朝他砸了过来……

  绝望!


  葛涛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嘴上喊道:“兄弟,别!”


  屏幕下方闪过一行小字。


  “TongHao666使用平底锅击杀了weiguo12,-13left!”


  见对方杀了自己,还穿上了自己的紫色小马褂,葛涛心里那个气啊,直接摘下耳机狠狠的丢在了键盘上,嘴上骂道:“妈蛋,差点就吃鸡了。”


  他旁边的一个短发妹子嗤笑道:“还剩13个人,你还差点就吃鸡,麻烦吹牛前先把数学学好行不行?”


  葛涛正准备跟短发妹子贫几句,突然听到了后面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


  这笑声,正是童浩发出来的。


  ……


  让时间回到十五分钟前。


  童浩在C字楼杀死了朴娼腩后,随即迅速离开了机场,来到机场对面的小山坡上趴了下来。

  作为一个老阴哔,他要做的就阴人。


  刚趴下没一会,就看到穿着紫色小马褂的葛涛慌慌张张的从山坡上跑了过来,接着迅速趴在他正前方打药。


  见葛涛屁股对着自己打药,这么好的机会童浩怎么会放过,直接拎着个平底锅就摸了上去。


  平底锅在吃鸡里面那可是神器,不但可以杀人,还可以用来放在屁股上挡子弹,比三级甲还好用,人称四级防弹衣。


  一锅砸死了葛涛,童浩忍不住大笑起来。


  葛涛站起身,仔细一看,心里暗骂道:“我去,他怎么也在?”再看童浩的屏幕,咦?有些熟悉啊。


  顿时,他气不打一处来,他怀疑,童浩偷窥自己屏幕。


  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为什么会和童浩匹配到一局游戏,而且杀死自己的也是童浩,不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


  越想他越坚信自己的猜测,那就是童浩窥屏了。


  而童浩很是得意啊,将葛涛的盒子舔完,美滋滋的等着刷圈然后跑毒。


  此时第四轮毒圈已经开始缩了,还剩11个人。


  便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吆?这不是大班长嘛?”


  童浩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他往旁边瞥了一眼,葛涛正斜靠在他旁边座位上,满脸戏谑的看着他。


  童浩没有说话,转过头继续打游戏。


  见童浩不搭理自己,葛涛的脸抽搐了一下。


  两人以前的关系很铁,初中也是一个学校的,高二的时候两人同时喜欢上了班级里的一个女孩,结果就出现了矛盾,最后到了平时碰见都不打招呼的地步,如今已经是高三下学期了,两人还是没有和好,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其实两人都想过和好,毕竟他们俩喜欢的那个女孩已经转学了,但他们俩就是没人愿意先退让一步。


  葛涛正准备问童浩有没有窥视自己屏幕,一个黄毛站在了他的身后,随即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你他妈的在这啊?老子到处找你,可算找到了,钱呢?”


  这个黄毛叫黄龙,也是他们班的,平时在学校经常打架,认识很多社会人,自称是他们市一中高三老大。


  葛涛被打的一愣,转头一看是黄龙,瞬间怂了,说话都有些结巴:“龙,龙哥,那,那个我……”


  话还没说完呢,黄龙踹了他一脚:“艹你妈的,昨天怎么跟老子保证的?五百块什么时候给我?”


  “我,我没钱。”


  “去你妈的,没钱你还上网是吧?”


  接着,黄龙抬手一巴掌抽在了葛涛的脸上,把葛涛的眼镜都打歪了。


  葛涛捂着脸,低下脑袋不敢吭声。


  如今校园欺凌到处都有,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从小学到高中,甚至大学都存在,幼儿园倒是没有,但幼儿园说不定有会打针和会喂芥末的老师。


  “啪!”


  黄龙又给了葛涛一巴掌:“你答应老子的,钱今天还,给你一个小时,自己想办法。你机子呢?”


  葛涛抬起手臂颤抖的指了指对面自己的机子。


  黄龙扫了一眼,接着一把揪住了葛涛的头发:“没钱还买吃鸡游戏?你别跟老子说你的号是借的。”


  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童浩摘下耳机,站起身道:“黄龙,都是同学,别太过了。”


  黄龙松开手,咧嘴笑道:“哎呦,班长也在啊。”说着,掏出烟自己点燃一根,又递给童浩一根。


  童浩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抽,接着又坐下继续玩游戏。


  黄龙趴在他座椅后吞云吐雾道:“班长啊,我也不是想欺负葛涛,这家伙借了我的钱,这都快一个月了,还不还,你说怎么办?难不成你替他还?”


  平时在学校童浩和黄龙关系还不错,两人经常一起打球,但也只是表面关系好,作为班长,对于黄龙在班里的一些所作所为童浩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童浩淡笑道:“我哪有钱帮他还,我就是想让你再给他几天时间,等他有钱再还你呗。”


  黄龙皱了皱眉:“那可不行,再过几天就不是五百了。”


  童浩咂嘴道:“怎么说,你还给他放高利贷了?”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则不由暗骂葛涛真是傻,怎么蠢到跟黄龙这种人借钱。


  黄龙挠了挠头道:“一个月前他借了我一百,这不,慢慢涨,就涨到了五百呗。”


  话音刚落,童浩按动鼠标,杀死了一个趴在草地里的伏地魔。


  “TongHao666使用M16A4击杀了xiaoyaojing_0,-6left!


  “4杀!”


  两个猩红的大字在屏幕上闪过。


  黄龙没有再说话,眼睛紧紧的盯着屏幕。


  童浩则迅速舔完包,朝安全区跑去。


  进入安全区,他迅速的钻进了厕所里蹲下,然后依靠第三视角查看外面敌人的位置。


  此时的安全区已经很小,刷在了机场的边上,童浩就躲在马路旁的厕所里,后面是山坡,山坡上的草很茂盛,在他看来很有可能藏着伏地魔。


  这把他的运气很好,几乎没有怎么跑毒,因为安全区一直都在他脚下。


  毒圈再一次开始缩小,童浩将扶了扶耳机,全神贯注的盯着四周的情况。


  黄龙脸上闪过一丝兴奋,激动道:“卧槽,毒死了四个,就剩两个人了!”


  “pddfensi在安全区外阵亡,-2left!”


坐在童浩旁的猥琐络腮胡大叔刚刚落地成盒,他也有些激动的看着童浩的屏幕道:“就两个人了,老弟苟住,这把可以吃鸡啊!”

因微信篇幅过长,阅读全本请戳下面“阅读原文”

绝地求生最新资讯

绝地求生最新资讯 大鸡大利 今晚吃鸡